日本想掩蓋永世的秘密!【人獸雜交】比人體試驗恐怖一百倍,最後竟然研究出了如此可怕的結果!

沒水了  奇聞趣事  2018-03-11       投訴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TWmeishuile

日本兵用木棍敲擊被凍的部位,直至發出清脆的聲音,之後將他們拉進解凍室,分別用冷水、溫水、開水進行解凍。凍傷部位澆上開水後,骨肉馬上分離。下面揭秘更加恐怖的人畜雜交:

供奉細菌戰醫務人員和高級官員的「慰靈室」、輸送被實驗者進行活體實驗的「死亡通道」「凍傷實驗室」「黃鼠飼養室」…………一座座陰森可怖的日式建築無言地陳說著當年侵華日軍細菌戰的罪證。近日,新華社記者實地探訪了位於哈爾濱市的侵華日軍七三一部隊罪證遺址,看到了日軍曾在這座魔窟裡犯下的滔天罪惡。



離哈爾濱主城區西南方向20多公里處的平房區,侵華日軍七三一部隊罪證遺址就坐落在這裡。走進這座建於1936年的本部大樓,長長的走廊裡冰冷晦暗,保安室、值班室,這些看似平常的部門一旦與侵華日軍細菌戰聯繫起來,令人不寒而慄。

據瞭解,七三一舊址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細菌武器研究、實驗及製造基地,是日本軍國主義違反國際公約,用活人進行凍傷、細菌感染等實驗的大本營,是發動細菌戰爭的策源地。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匆忙撤退的日軍為毀滅罪證將工廠炸毀,只有本部大樓等少量建築保留下來。



視被實驗者為「木頭」 官員隊員則供奉在慰靈室

在大樓二層的中央,一處60多平方米的房間引起記者的注意。緊鄰天花板的牆壁上,留有部分黑色紋飾。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研究陳列部主任高玉寶告訴記者,經過考證,這裡應是日軍的「慰靈室」。

「主要供奉的是七三一部隊因實驗感染病毒死亡的軍醫和隊員。」高玉寶介紹說,根據史料統計,當時感染病毒死亡的日方實驗人員有300多人。

在慰靈室對面,另有一間十餘平方米的小屋,四壁上同樣留有暗色紋飾,高玉寶說,這是當時供奉七三一部隊高級官員的地方。

「日本人對自己的隊員和軍官十分尊重,給他們設立了專門的靈堂,供部隊祭拜,但對中國人十分殘酷。他們在進行活體實驗時,把被實驗者稱為『木頭』,需要幾個人,一般就說需要『幾根木頭』。日軍將被抓獲的地下黨、抗聯戰士、情報人員等送到實驗室進行活體實驗。」高玉寶說。

被炸毀的四方樓:掩藏多少罪惡?

在本部大樓北側,一條通道將大樓與北側的建築連接。進入幽深陰暗的通道,讓人產生一種壓迫感。遺址陳列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條走廊通往後面的四方樓,四方樓是整個七三一遺址的核心部分。

是日軍實驗室所在地,已經被日軍撤離時炸毀以毀滅證據。隨著戰後日軍活體實驗暴行被逐漸披露,前來參觀的觀眾和研究者把這條長廊叫做「死亡通道」。

穿過這條通道,步出本部大樓,陽光刺眼。前方不足百米,就是四方樓遺址。如今,遺址只有地下被清理出的坑槽和階梯等,依稀可以看出原來建築的結構。



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四方樓為磚混結構的三層方框型建築,由地上的細菌實驗室和兩棟特設監獄及地下兩個細菌實驗室組成。「細菌實驗室是七三一部隊的細菌研究、實驗和生產中心,特設監獄用於關押『特別移送』的被實驗者。」陳列館工作人員說。

前不久,黑龍江省文物考古所的考古人員對這裡進行了考古清理,出土建築構件及金屬、玻璃器皿等1500餘件。這些新發現的物品將對外開放陳列,也將為日軍細菌戰增加新的罪證。這座被參觀者和研究人員稱為「魔窟」的四方樓掩藏的諸多罪惡也將被進一步披露。



從四方樓繼續向北,則是日軍當時遺留的凍傷實驗室、黃鼠飼養室等建築。誰能想到,這些看似與普通民居或倉庫並無太大分別的建築裡,卻承載著無盡的罪惡。

只剩部分殘存建築的凍傷實驗室一面牆壁上留有兩個大圓孔,並有部分管道印痕裸露在外,陳列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是用來輸送氨氣的管道。根據「七三一」部隊原隊員的證言,他們曾把被實驗者帶到零下三十攝氏度以下的室外,光著手腳,凍到四肢僵硬。

日本兵用木棍敲擊被凍的部位,直至發出清脆的聲音,之後將他們拉進解凍室,分別用冷水、溫水、開水進行解凍。凍傷部位澆上開水後,骨肉馬上分離。此後,這些被實驗者再用去做細菌、毒氣實驗,死亡解剖後,投進焚屍爐。

「實驗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高侵華日軍在我國東北冬季作戰的戰鬥力,更重要的是為完成其侵略蒙古及蘇聯的北進計劃做準備。」高玉寶說。

據瞭解,日軍還在這裡進行人馬血交換實驗、鼠疫、人體四肢互換、人畜雜交等慘絕人寰的實驗。據不完全統計,1936年至1945年,至少有3000名中國、朝鮮、蘇聯等國家的被實驗者遇害。

文章來源: tw.dufeed.com


loading...
點擊贊每天能收到更多優秀文章,請按贊!
秦皇岛拖车 秦皇岛道路救援 秦皇岛救援 秦皇岛汽车救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