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父親們擺脫與pnd的掙扎

沒水了  育兒  2014-11-10       投訴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TWmeishuile

當提及產前、產後抑鬱症時,人們首先想到的往往是母親,而事實是,父親也位於此範疇。男性的產後抑鬱表現會與媽媽們有所不同,但不代表就不重要,不需要關注。恰恰相反,新生兒爸爸的狀態、自我管理、態度,對寶寶的成長及夫妻間的感情都至關重要。

來自伯吉斯先生的傾訴

一位國外的父母淩晨兩點半打電話給父母熱線進行諮詢,聲淚俱下尋求幫助,他感到自己幾乎臨近極限了:他幾乎連續兩個禮拜,每天睡眠時間不超過三小時,平均每半小時就會開響鬧鈴將他喊醒-因為他的兒子查理生病了,而且小傢伙睡不著覺。

“我坐在這裡,寶寶在哭。只有我一個人,可是我不知道該做什麼。”伯吉斯先生闡述道,他是兒子的主要照顧者,因為他的妻子需要工作。“這是一種相當令人震驚的自我覺知,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我也看不到任何的出路,這實在令人慌亂。”

更糟糕的是,伯吉斯先生幾乎尋找不到任何方式,可以説明到初為人父的他。在當地國,專家的嬰兒睡眠專家僅僅為前來諮詢的媽媽們提供幫助,同時,兒童健康檢查機構的護士們僅僅好奇于他的妻子如何應對這一切。伯吉斯先生表示:“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孤立。”

這不僅僅是種個體現象

現在越來越多的認知範疇表示,對於新生兒爸爸的心理健康監護、記錄,與新生兒媽媽們一樣重要。產前產後抑鬱症協會根據調查研究表示,男性們承認他們的行為意識、思維意識當中,會患有產前、產後抑鬱症狀。

每七名父親當中,就有一名的伴侶患有產後抑鬱症;每二十位父親當中,便有一位表示自己也會患有產後抑鬱症。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夫婦輪流擔任寶寶的主要照顧者,因此父母雙方都會為此而付出精力。並且,隨著更多寶寶的出生,更多的父親正承受著風險。

然而,有的爸爸們願意承認自己的“失敗”,相當坦然。“對於父親來說,經常會面臨羞愧,亦或尷尬的問題,”來自紐約素大學家庭研究中心的裡察德弗萊徹表示,“他們不想與自己的伴侶坦承他們的無助,甚至是絕望。”

此外,社會工作者蒂莫西奧利裡,通過工作關係在與新生兒父親們接觸後表示,對於男性產後抑鬱症來說,一直處於資源缺失的狀態,這無疑成為一項“痛苦的差距”。

父親們該何去何從?

那麼,爸爸們將會如何?“他們不需要一味得迎著困難撐下去,也不需要同時艱難得滿足所有的要求,尤其處於當照顧寶寶的工作令他們感到自己十分窘迫與困境的狀態下。”相關的專家表示。

弗萊徹博士則表示,對於父親抑鬱症的關注似乎處於一種滯後的狀態,而這恰恰需要與母親的同類反應同等對待。並且,這對寶寶的成長、夫妻間情感的融合,以及整個家庭的積極向上都有著關鍵性的影響及作用。

loading...
點擊贊每天能收到更多優秀文章,請按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