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後真的自由了,卻越來越迷茫了

沒水了  創業  2014-11-10       投訴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TWmeishuile
    
      昨天搭公交的時候看到移動TV上的一則新聞:“據高考還有四十二天。”
      每次看到“高考”二字就想掉淚……
      很多事很多人你覺得對你很重要,會在你的一生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卻總在你的漸行漸遠中雲淡風輕。
      大一的時候不寫高考,因為年少輕狂中帶有那麼點不可一世的自尊心。大三的時候寫不出高考,因為想再提起時已經變成愈加模糊與蒼白,甚至還有點可笑。那時候的你已經開始忙著考研或者找工作,忙著褪去象牙塔里那張不老的臉,忙著一個人或者兩個人的未來。
      後來覺得有必要在這個稚嫩的末尾畫上一個走向成熟的句號,在夏天還沒到來的時候。
      兩年前你迷茫著要走上那條路,兩年後你迷茫著這條路會走向哪裡。
      學生生涯是一個很美好的時刻,當然這種美好往往得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就像記憶中的高中班主任總是苦口婆心地告訴我們,拼一拼,過了這一個月,你們就解放了。年幼的人有種嚮往年長人的生活的衝動,這種原始的衝動就像小時候註冊QQ的時候總喜歡把年齡放大到十八歲,好像花季雨季裡總會有那麼些純純的愛戀等著我們。而直到了那個季節才發現原來小說裡都是騙人的,這裡除了長個不停的青春痘還有做不完的作業與考不完的試,愛情是戰亂裡的奢侈品,珍貴且易碎。
      一群剛考完試的高考生們瘋狂地撕掉課本,然後撒向天空大吼說:“我終於解放了!”接下去的幾天裡他們不停地聚會,不停地唱K,不停地喝酒,不停地網路短信曖昧,然後接下來是高中“革命一輩”的“生離死別”。 說著一生一世的誓言走上兩條反方向的路,我喜歡那個時候忽明忽暗的愛戀,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表白的那個男生可能以後會考上一所名牌大學,畢業後能當上國家公務員,家裡供有著一套以及一套以上的房子讓他結婚。但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因為他胖,他油性皮膚,他的校服一個禮拜都沒洗,還有,他的字不好看。
      接著他們如願以償地上了老師口中的“由你玩四年”。這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謊言,並且被我們尊重的老師屢用不止,就好像你在吃一根玉米,你啃到第三排的時候已經吃不下了,然後一個人告訴你說越往後越好吃,逼你不得不繼續往下吃,然而你卻逐漸感到反胃,旁邊的人說一開始不習慣,慢慢地就會好了,你相信了,硬著頭皮往下吃,直到吃完最後一顆時你才發現這根玉米原來壓根就爛了,你吐了三天拉了三天后卻忘記了自己當初吃玉米的緣由,只剩下一堆無盡的怨言。
      銀行卡裡的生活費準時的打來,人民幣上毛爺爺微笑的臉使你漸漸淡忘了家中父母的樣貌,你終於有了支配財富的能力以滿足你的願望,這像是一種遲來的報復般讓你有種快感,然而當這種權利到手時你卻感到一種迷茫與不真實。小時候的你一直暗下決心說等長大了有錢了就要買一大堆零食,結果現在如願了,但面對超市櫃檯前滿滿的零食,你卻如何也抬不起興趣。
      生活像是一場黑色幽默的電影,越往後越是笑得想哭出來。
      周圍的同學漸漸都戀愛了,有幾對是新結連理,有幾對則是異地的革命伉儷。你開始也心動了,心猿意馬地看著校道上那一雙雙白花花的大腿,你的下半身逐漸代替了上半身的思考能力,你只是不想一個人過了,這樣的生活讓你感到孤單,無趣,甚至還有那麼一點的自卑。高中時你曾經喜歡過一個女生,每當她走過你們班級的窗前你的心跳都會加速得快要蹦出來,那種奇妙的感覺讓你喜歡著又害怕著,她就像你心目中的女神一樣。那天晚上你終於下了好大的決心發了條短信給她,“在幹嗎?”“沒啊,你呢?”你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到了深夜卻都心照不宣地不捅破內心的青春情懷。曖昧總是美好的,你以前老是不懂什麼叫“人生若只如初見。”現在你漸漸懂了,以後你會更懂。
      大學的愛情卻讓你逐漸感到些許噁心與廉價,前些天你看上一個不錯的女生,找了人打聽到了她的電話號碼,頭一句便問她:“你有男朋友嗎?”她說,有。之後你便不再回復了。你開始忙了起來,因為你必須馬不停蹄地找到下一個獵物。什麼時候你失去了等待和耐心愛一個人的能力,你說不上來,在行色匆匆中搪塞著,晚了就找不到物件了。

    


loading...
點擊贊每天能收到更多優秀文章,請按贊!
^